位置提示:華聲在線 > 圓通速遞香港 > 湘江副刊 > 正文
飛馳的節奏 時代的聲音
2020-10-23 10:06:58 [來源:湖南日報]     [作者:[作者:澧南洲 傅聰]]     [責任編輯:[責編:姚茜瓊]]      字體:【圓通速遞香港】

飛馳的節奏 時代的聲音

——評《奔馳在祖國大地上》

△ 10月21日晚,由中國音樂家協會、湖南省文聯主辦的大型交響敍事組歌《苗寨的故事》首演在長沙音樂廳舉行,王麗達在演唱《奔馳在祖國大地上》。湖南日報記者 傅聰 攝

澧南洲

唱響70年湖南金曲,是以音樂的方式獻給祖國母親的節日頌歌。入圍曲目中,一首少年時代我就熟悉的童歌《火車向着韶山跑》引起了我的回憶。童年時對革命聖地的嚮往、對火車旅行的好奇,被歌聲刻錄在記憶的磁盤,至今還能吟唱。

從那個年代走來的朋友大多有乘坐慢車、快車、綠皮車的旅行經歷。那時候,不僅僅是一票難求,更有火車難坐的深刻記憶——幾天幾夜坐下來,哪一個不是疲憊不堪、衣衫不整?沒想到,40多年後,又一次巧遇了關於火車的新歌——《奔馳在祖國大地上》。歌聲響起,讓人如進入飛馳的高鐵,沉浸到一種莫名的喜悦、歡快之中。

那是行進的節拍。歌詞抓住高鐵行進中轉瞬即逝的畫面和撲面而來的靈感,以車窗的視角唱高鐵之“快”,唱時代之“變”,唱人民對祖國富起來強起來的讚美、對未來美好生活的期盼。

“一片片新村莊山青水綠/一座座大都市繁花怒放”,從一扇小小的車窗,脱貧致富坐上高鐵的苗寨村民看到了祖國大地的幸福鉅變。江南滴翠的禾苗,白雲起舞的林海,碧波盪漾的草原,每一幀都是鋪開的錦繡畫廊,每一個字裏都流淌着對祖國母親的無限自豪和熱愛。

隨着歌詞結構步步遞進,情感也緊隨急劇升温。“大海巨輪遠航/大漠班列歡暢”,“羣山擂起大鼓/萬眾甩開臂膀”,中華兒女不懈奮鬥、追求強國夢的時代心聲噴薄而出。這夢想,是幾代中國人孜孜以求的夙願,迸發出的是億萬中國人民邁向未來的磅礴自信。

詞作者金沙長期紮根基層寫作,在湘西有過多年工作、學習和生活的經歷,對湘西風土民情、社會變遷十分熟悉。創作期間,他多次深入苗鄉土家蹲點採風,親身感受中國農村脱貧振興的新面貌,俯首傾聽村民脱貧笑臉背後的真心聲,填詞與時代同頻共振,引發人們內心深處的情感共鳴。

與詞相輔相成的是那歡快跳躍的音符——車在軌道飛,心隨原野近,美麗的家園和田野,隔着車窗,有些變形了的陌生。曲調中伴隨巧妙的花鼓調、鑼鼓點,還有從湘西花垣苗寨採風到的獨特的苗族高腔——“咿烏呃咿烏呃”,不僅增加了歌曲的地方特色、民族特色,也增添了這首歌曲的獨特魅力。

曲作者孟勇是我少年時代的近鄰和偶像,在益陽桃花侖上,離周立波創作《山鄉鉅變》體驗生活時暫住的“亭麪糊”鄧益庭老人家不過200多米。我的記憶中,他是一位標準的文藝青年。在那些陽光燦爛的日子,時常聽到他不捨晝夜練習二胡曲調。歌聲唱過40年,再次重逢,他已經是國家一級作曲家,創作出許多輝映時代的新歌——《阿妹出嫁》《桃花江,美人窩》《我的好媽媽》以及大型交響合唱《通道轉兵組歌》等。

為了創作《奔馳在祖國大地上》,孟勇與金沙10多次用腳丈量湘西苗寨的山山水水,在苗家阿哥的鼓點裏、在苗家阿妹的歌喉裏、在苗族80歲老人的舞步裏,敏鋭捕捉麻慄場苗族高腔悠遠的韻味,糅合河南豫劇潑辣的唱腔,形成南北交融的特色;再輔以交響樂團、合唱隊的伴奏和聲,氣勢恢宏、感情細膩,賦予歌曲極為廣闊和深遠的傳唱度。

歌唱家王麗達,生長在中國的高鐵之鄉、動力之都株洲,對高鐵有一種天生而來的親近感。她又是一個民族唱法的高手,能夠準確地理解歌曲中的民族元素和地域特色,並將藴含其中的神韻恰到好處地表達出來。身為演員的她,還經常乘坐高鐵巡演,對高鐵帶來的便捷、舒適,有更多切身的感受。在十八洞村,她跟村民打成一片,共享精準扶貧給十八洞村村民帶來的幸福感、獲得感。再加上她“以民族音樂為基調,融入多元音樂元素的‘無界’的獨特演唱風格”,甫一開口,就把歌裏追求的情緒捕捉到了,將老百姓坐上高鐵看祖國大地的喜悦感和自豪感唱出來了。

《奔馳在祖國大地上》創作至今,歷經多次打磨和提升,一年多時間裏,先後入選中宣部第七批“中國夢”新創作主題歌曲,獲評“唱響70年·我喜愛的湖南金曲”,並在多個重要晚會上唱響。在深圳舉行的央視《2020新年音樂會》上,王麗達領銜混聲大合唱,廣州、深圳、澳門、香港四大交響樂團近千人同時演奏,氣勢恢弘,震撼人心,充分展示了這首歌非凡的藝術魅力。

判斷一首歌是不是為人民所喜愛,除了它的藝術性、專業性,更要看它是不是接地氣、是不是在羣眾中廣為傳唱。很高興看到,在羣眾廣場舞台上,在眾多單位聯歡會上,都飛揚出這首歌動人的旋律。2020年湖南省直單位離退休幹部迎春聯歡會上,老幹部們與專業藝術演員聯袂表演了這首歌曲,至為精彩。懷化高鐵南站的地下廣場,沒有樂器,沒有樂譜,一個簡單的伴奏音箱,當地羣眾將這首歌演繹得激情澎湃。

習近平總書記在與文藝界交流時強調:要以精品奉獻人民。但是,為什麼能夠被時代所接納、被羣眾所傳唱的紅歌又不多呢?有人簡單地把原因歸咎於互聯網對傳統唱片業的衝擊,埋怨有“好作品”但沒“好”聽眾。其實,音樂創作還是得從自身找原因。

要來自生活,傾聽人民的心聲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:“人民是創作的源頭活水,只有紮根人民,創作才能獲得取之不盡、用之不竭的源泉。”在中國,高鐵早已成為老百姓出行最便捷最舒適的出行方式之一。只要坐過高鐵,感受過高鐵速度,看到祖國日新月異的變化,切身體會到“精準扶貧”所取得的舉世矚目的成就,內心都會有想歌唱、想表達的衝動和慾望,這是人民共同的心聲。《奔馳在祖國大地上》為人民抒懷,因而得以走進人民的心坎裏。

要緊隨時代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:“新時代呼喚着傑出的文學家、藝術家、理論家,文藝創作、學術創新擁有無比廣闊的空間。”文藝作品與時代、同人民羣眾的審美情趣的關係就如同魚與水的關係。而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的表達方式,要創作新時代的精品佳作,就要把握新時代節奏,瞭解人民羣眾的審美情趣,才能立時代之潮頭、發時代之先聲,才能寫出深入人心的文藝作品。比如,歌中的“麻慄場苗族高腔”既深入發掘民族性、地域性的特色,又創新性地在節奏上做了全新的改變;再如,歌曲將原來每分鐘128拍的速度加快到了146拍,“老式火車”變成“高鐵節奏”,契合新時代老百姓的審美情趣,也得到人民的喜愛。

要有十年磨一劍的精品意識。省委書記杜家毫對湖南文藝界提出了“四種精神”,特別提到“要有十年寒窗的精神”。這首歌,從它的採風、創作、修改,歷經較長時間的思考打磨,力求精益求精,背後的積累更非一朝一夕之功。只有詞、曲作者和演唱者把祖國和人民放在心窩窩裏,長期紮根藝術創作和人民生活之中,孜孜耕耘,才能凝結出這樣的心血之作。這是一種藝術家嚴肅的創作氣質,也是藝術家追求精品的底色。

要掌握“互聯網+”的傳播規律。移動互聯網之下,人人皆可隨時隨地欣賞、共享音樂之美,傳播方式的改變打破傳統的傳播渠道。這首歌在線上、線下的融合推廣中下足了功夫。湖南省委宣傳部組織拍攝製作了精美的歌曲MV,在全國各個媒體以及互聯網平台推送。“唱響70年·我喜愛的湖南金曲”的線上評選活動吸引了近千萬人次參與,線下專場音樂會在社會各界中頗具影響,讓歌裏飛馳的時代節奏,傳播得更遠、更廣。

經得住時間考驗的傳世之作必然來自人民,緊隨時代,也為時代所造就。《奔馳在祖國大地上》裏那飛馳的節奏,正是新時代前進的鏗鏘步伐,是人民奮力追求“中國夢”的強音。期待更多的湖湘音樂人心懷人民,深入生活、潛心創作,譜寫更多新時代傳世經典。

今日論點
深讀
經濟視野